【33彩票】蒋介石在台湾:败退孤岛蒋介石为何要

来源:http://www.anaturalhealthy.com 作者:历史 / 中国史 人气:68 发布时间:2019-10-14
摘要:1949年12月31日,这是20世纪40年代的最后一天。在台湾中部秀丽的日月潭畔,葱茏的树木中,掩映着一幢古色古香的楼宇,因在青山之下、碧水之旁,所以名叫涵碧楼。此刻,刚从大陆败

33彩票 1

1949年12月31日,这是20世纪40年代的最后一天。在台湾中部秀丽的日月潭畔,葱茏的树木中,掩映着一幢古色古香的楼宇,因在青山之下、碧水之旁,所以名叫涵碧楼。此刻,刚从大陆败逃来台的蒋介石与儿子蒋经国正在登楼眺望。苍茫的暮色中,日月潭波澜不惊,如镜的水面倒映着似血的残阳,周围青山环绕,树影重叠,颜色如黛,幽深莫测。面对这如画的景色,蒋介石半晌提不起兴致。他默然无语,怅然若失,望着谜一样的潭水出神。古人云: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山水之间。此时的蒋介石无意于山水之间,而是在思考到台湾后,怎样收拾残局,怎样应付即将来临的严峻形势,采取怎样的对策。

苦难的中国人民,好不容易盼来了抗日战争的胜利,他们迫切需要一种安宁和平的生活。可是,抗日战争胜利后的中国却已经有了两个强大的政治、军事势力。一个是代表劳苦大众利益的中国共产党及其军队,其代表人物是毛泽东;一个是代表大地主大资产阶级利益的国民党及其军队,其代表人物是蒋介石。 就赶走了日本强盗后究竟要建设一个怎样国家的问题,双方大相径庭、水火不容。国民党蒋介石要建立一个代表大地主大资产阶级独裁统治党国一体的国家,共产党毛泽东要建立一个人民民主专政的各民主党派组成的联合政府的国家。 不可调合的分歧,注定只能用武力来解决。 民意不可欺,蒋介石知道这一点。为欺骗全国舆论,在抗战胜利后,蒋介石在美国的支持下,一面派出军队抢占胜利果实,收缴大量军用物资、收编大量投降伪军,一面邀请中国共产党毛泽东来重庆会谈。为表诚意,蒋介石接着电邀毛泽东三次。 然而,谁都看得出来,蒋介石的邀请和会谈绝对都是没有诚意的。国共双方虽然签订了《会谈纪要》,但当这份“协定”上的签字墨迹还没有干时,蒋介石早命令他的八十万大军向解放区发起猛烈的攻击。就是在谈判期间,蒋介石也曾指使阎锡山发动了上党和邯郸战役,结果被粉碎,这才有了《双十协定》。 一份“协定”对蒋介石独裁的野心当然起不了任何一点作用,对于1946年1月政治协商会议达成的各项决议,他视若废纸,拒不履行,非常顽固地坚持“军令政令统一”的独裁专政。 或许是抗战的胜利增加了他的自信,在“内战”开始时,蒋介石曾狂妄地有些像当初日本人那样高声喊:“三至六个月内,消灭共产党和他的武装!” 1946年6月,蒋介石笑眯眯地对部下说:“一切准备就绪,可以开始进攻!” 全面内战就此开始。蒋介石首先派出30万大军,对中国原解放区发动全面进攻。在进攻的过程中,1946年11月,蒋介石在南京召开“国民大会”,制订了一部“宪法”,宣称要“实施宪政……还政于民……改组政府”。这些都只是嘴上说说,实际上仍是以他为首的国民党统治集团独裁专政。 面对蒋介石的全面进攻,中国共产党制定的是以自卫战争粉碎国民党进攻的战略,在各战场上给蒋介石军队以痛击。 在屡遭失败后,到1947年2月,经过8个月的作战,蒋介石的军队被歼已达71万余人,丧失了全面进攻的能力。 因此,从1947年2月起,蒋介石被迫修改了全面进攻战略,从而转为重点进攻,把军队主要集中在陕甘宁和山东解放区。 “在陕甘宁,主要是打击中共中央的首脑机关;在山东,主要是打击华东野战军。只有这样,才是重点打击。” 蒋介石对将军们阐述了他对重点进攻的看法。然后肃然地命令胡宗南,率20余万大军,进攻延安。 敌人来势汹汹,大有踏平延安之势。毛泽东微笑着,率领中共中央和解放军总部,一边转战陕甘宁边区与蒋军周旋,一边指挥全国的解放战争。 3月19日,胡宗南的20余万大军进入延安,在蒋介石为他庆功时,毛泽东也在为自己把敌人的20余万大军牵制在陕北战场而高兴。随着人民解放军的节节胜利,蒋介石对陕甘宁边区的重点进攻也被粉碎。 1947年4月,蒋介石命令顾祝同,指挥45万军队,向山东解放区发动猛攻。 结果,到5月16日,蒋介石的王牌七十四师,在孟良崮战役中被华东野战军歼灭。蒋介石大为震惊,思之再三,7月11日被迫放弃对山东解放区的重点进攻。 从1947年3月到6月,蒋介石共损失40余万军队,这使他的正规军由430余万人下降到373万人,正规野战军从200万人下降到150万人,机动兵力下降到40个旅。这样的损失之后,他的国民党军队不再具备组织大规模进攻作战的能力。 在这样的情况下,蒋介石被迫由战略进攻转为战略防御;最后蒋介石又被迫下令收缩防线,实行重点防御。而此刻的毛泽东,已经在做最积极的大反攻准备。 1947年6月30日,刘伯承、邓小平遵照毛泽东的指示,率晋冀鲁豫野战军主力强渡黄河,挺进大别山。蒋介石了解情况后,立马判定刘邓大军南下是流窜逃命,下令追击堵塞,结果没有成功。8月,陈赓、谢富治的太岳兵团,在豫陕地区战略展开。9月,陈毅、粟裕大军直扑豫皖苏平原,也完成战略展开。 这三路大军,在中原大地上呈“品”字形拉开。一时间,把一直都在解放区打来打去的内战第一次引向国统区。 与此同时,彭德怀率部在陕北、许世友率部在山东,同时向敌人发动猛攻,由此形成三军配合、两冀牵制的战略格局。蒋介石集团,顿时陷入了被动挨打的境地。为形势所迫,蒋介石只能进行分区防御。这样支持没多久,蒋介石的重点防御也被打破。 在军事斗争不那么顺利的情况下,蒋介石拾起政治游戏来玩了玩。1948年春,他搞了一次“行宪国大”的选举,结果一切顺利,当了好些年委员长的他,被“选”成了“总统”,同时攫取了不受“宪法”限制的“紧急处置的权力”。尽管这样的权力蒋介石早已拥有并一直在行使,这样一来还是可以使他的独裁统治披上合法的外衣。 有了这件外衣,对于反内战、反饥饿、反迫害运动的爱国学生和工农群众,蒋介石堂而皇之地下令整饬,并派出特务宪警,进行凶残地镇压。 1948年8月,蒋介石颁布了《财政经济紧急处分令》,一方面发行金圆券代替法币,另方面限期收兑金银外币;同时强令限制物价,企图摆脱通货恶性膨胀、物价飞涨的困境。 结果,适得其反,加速了他财政经济的全面崩溃。一时间,民怨沸腾,社会骚乱,整个局势动荡不安。蒋介石的经济、军事、政治的处境,日益艰难危困。 1948年9月,毛泽东指挥人民解放军攻击敌人设防坚固的重镇济南,由此揭开了对蒋介石战略决战的序幕。济南城的失防,动摇了国民党蒋介石坚守大城市的信心,同时也摧毁了国统区各阶层对蒋介石政权统治的最后一点信心。就在济南被解放军攻破的当天,蒋介石宣布经济管制失败,从而陷入政治、经济、军事的全面崩溃。 1948年9月至1949年1月,中国人民解放军同国民党军队进行战略决,实施了彻底打败蒋介石的辽沈、淮海、平津三个战略性战役。 第一个辽沈战役,是从9月12日发起,东北野战军先后分路奔袭北宁路,到10月1日切断了北宁路后,一部分主力进抵锦州城下。华北国民党军组成的“东进兵团”,从10月10日开始,自锦西向通往锦州的要隘塔山发起猛攻。东北野战军预先设置在塔山的两个纵队顽强阻击,鏖战6昼夜,打垮国民党军的数十次冲击,成功地阻止了它的东进。国民党另一支“西进兵团”出动后,也遭到解放军3个纵队的阻击,兵至彰武、新立屯一带滞留。 在成功地阻击了出击的敌人之后,从10月9日开始,东北野战军发起对锦州的攻击。经过激战,15日攻克锦州,蒋介石的守军10万余人被全歼。随后,被长期围困在长春的国民党第六十军于10月17日起义,新编第七军也放下武器投诚。21日,长春宣告和平解放。 接下来的两天,10月26日至28日,东北野战军主力在新立屯、黑山地区又全歼廖耀湘兵团10万人。11月2日,东北野战军直下沈阳、营口,至此,人民解放军以伤亡6.9万人的代价歼灭国民党精锐部队47.2万余人,辽沈战役胜利结束。 第二个淮海战役,是在以徐州为中心,东起海州、西至商丘、北起临城、南达淮河的广大地区进行的,整个战役分三个阶段。 从11月6日到22日为战役第一阶段,其间华东野战军在碾庄地区歼灭黄百韬兵团10万人,中原野战军也完成对徐州的战略包围。 11月23日到12月15日为战役第二阶段,其间中原野战军及华东野战军一部,在宿县西南的双堆集地区包围并歼灭黄维兵团11万人;华东野战军主力在杜聿明指挥的徐州国民党军3个兵团25万人向西突围时,将这股敌人合围于永城东北的陈官庄地区,并歼灭其中的孙元良兵团约4万人。 12月15日到1949年1月10日为战役第三阶段,华东野战军发起对杜聿明部的总攻,全歼邱清泉、李弥两个兵团10个军约20万人。 在整个淮海战役中,人民解放军经过66天紧张艰苦的战斗,以伤亡11万余人的代价,歼灭国民党军55.5万人,使长江以北的华东、中原地区基本上获得解放。 最后一个平津战役在11月29日发起,从12月22日起,人民解放军按照中共中央军委先打两头、后取中间的原则,首先攻克西线的新保安、张家口,于1949年1月15日在东线全歼天津国民党守军13万余人,解放天津。经过耐心的工作,1月31日,傅作义率部接受改编,和平解放北平,平津战役胜利结束。 平津战役历时64天,人民解放军以3.9万人的伤亡为代价,歼灭和改编国民党军队52万余人,使华北地区除太原、大同、新乡等少数据点及绥远西部一隅之地外,全部获得解放。 这一气呵成的辽沈、淮海、平津三大战役,历时共142天,其间争取起义、投诚、接受和平改编与歼灭国民党正规军144个师,非正规军29个师,合计共154万余人。至此,蒋介石国民党赖以维持统治的主要军事力量基本上被消灭,蒋介石政权的灭亡也指日可待。 1949年1月,蒋介石发表元旦声明,建议和平谈判,却又提出了保存“宪法”、“法统”和军队等条件。中国共产党当然不予同意,对其还想维系统治的目的进行了批驳。 1月21日,蒋介石被迫宣告“引退”,由李宗仁代任总统,自己回到奉化,遥控操纵党政军大权。4月20日,蒋介石拒绝在《国内和平协定》上签字,人民解放军开始渡江,向全国进军。4月23日,人民解放军占领南京。 1949年10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宣告成立,蒋介石在中国大陆的独裁统治至此终结,退守台湾,开始了台湾孤岛的生存的历程。 可以说是颇有军事天赋的蒋介石,在其一生的戎马生涯中,曾经是那样地一扫群雄、独领风骚,可当他在与比自己的人数、装备都要差很多的人民解放军作战时,却显得那么的无能、无奈和力不从心,从强到弱再到差不多打光血本,一败再败直到一败涂地,狼狈逃命。 这其间,原因很多。主要两条,一是立国方针得不到中国大多数人的拥护,二是腐败所至。关于后一点,蒋介石自己也感受颇深,早在1936年9月,他就说过: “如果我们不清除当前机构的腐败、受贿、敷衍塞责和无知,而代之以建立廉洁、有效的行政,有朝一日革命会很快起来反对我们,像我们过去反对满清一样。” 蒋介石知道腐败对他的政权将会产生致命的危害,可他却不知道:他的独裁统治是最大的腐败,因为他用独裁带了腐败的头,他整个的国家机器中,各种各样的腐败便不可避免地不断潜滋暗长,只要独裁还在,就怎么也无法清除,而且越来越腐败的利害,直至他的末日。 能有个台湾苟延残喘,算是蒋介石的运气。

33彩票,蒋介石兵败逃台以后,吸取大陆失败的教训,采取了一系列有利于发展生产、改善民生的措施,以巩固其统治基础,当务之急就是着手解决农村土地问题。

台湾孤岛目前的形势,蒋介石是十分清楚的。他败退台岛后,曾希望美国能伸出手来,给予援助,但现在这种希望已经破灭。中共军队将随时进攻台湾,而他手中所能掌握的军队已是七零八落的散兵游勇,怎能抵御中共大军的进攻呢?台湾岛内,经济秩序已被搞乱,生产失调,商品奇缺,物价高涨,通货膨胀,几百万人口的生计面临危机,如不尽快改善,将重蹈大陆时代之覆辙。他必须采取强硬措施,才能维持这最后一块领地。这天,蒋介石父子在涵碧楼呆到很晚才回,蒋介石心中已经有了一套统治台湾的计划。

在台湾历史上长达半个世纪的日本占领时期,台湾经济遭到极大的破坏。日本在台贯彻“工业日本,农业台湾”的政策,把大量历代汉族和高山族农民辛勤开垦的土地没收为官有。在他们的巧取豪夺下,全台68.5%的耕地、山林归殖民政府、日本财阀及少数人占有,广大农民几无立锥之地。台湾地主的剥削强度和农村阶级对立的尖锐程度,比大陆诸省有过之而无不及。

1950年3月1日,蒋介石宣布,他在台湾恢复“中华民国总统”的职务。他自1949年2月辞去总统职务后,仅是国民党总裁,到台湾后,李宗仁远在美国,他成为台湾事实上的独裁者。但以“总裁”名义发号施令,毕竟是名不正、言不顺,因此他自行宣布恢复“总统”职务,当然得加上所谓“顺应群情”之类的话。这不过是他经常玩弄的政治把戏而已。

蒋介石一到台湾便宣称:“我们要为坚持、实现三民主义而战,满清革命时期,我们乃是以民族主义为重心;在军阀革命时期,则是以民权主义为重心;在今日国民革命时期,乃是以民生主义为重心。”实施民生主义的起点,便是开展“土地改革”。

33彩票 2

蒋介石政权的“土地改革”是分三步进行的:

第一步:“三七五减租”。

一是限定耕地租额。扣除种子、肥料等成本费25%,剩余75%由农民、地主各得一半,即37.5%。换言之,即地主收取地租,最多不能超过租地全年出产物的37.5%。原约地租超过37.5%者减至37.5%,不及者不得增加。这就大大减轻了农民的地租负担。

二是确定耕地租期,巩固佃权。1951年6月,台湾当局颁布“耕地三七五减租条例”,规定:废除租地押金制和预收地租制,租约必须以书面签订,租期不得短于6年,对不到6年而地主撤佃的情况作了种种限制。该法案颁布后,佃农只要与地主签订租约,即可取得至少6年的土地支配权,在此期间,只要每年交纳总产量的37.5%地租,产量增加租额也不变。因此,佃农的生产积极性大大提高,遂热心于加强田间管理和短期水利建设,保护了佃农利益。

三是灾歉之年地租减免。因灾害等原因造成农作物歉收时,承租人可以请求乡镇公所耕地租佃委员会查勘歉收情况,认定减租办法。地方发生普遍耕地因灾歉收获量不及三成者,应予免租。

第二步:“公地改领”。

日据时期,日本殖民政府和日本移民占有大量土地,台湾光复后,国民党政府接收了这些土地,名曰“公地”。1948年4月,台湾省政府颁布《台湾省放领公地扶植自耕农实施工作要点》,划出所接收土地中的零星部分,向无地或少地的农民出售。这种小规模的试办公地改领,因次年推行“三七五减租”而暂时中止。1951年6月,台湾“行政院”核定“台湾省放领公有耕地扶植自耕农实施办法”,开始以贷款方式向农民大规模实施公地改领。实施办法是以放领土地的作物全年总产量的两倍半为地价,按承租耕地的现耕农、雇农,耕地不足的佃农、半自耕农等顺序承领土地,承领者分10年向当局偿还地价,还清后即为土地所有者,承领土地按质量分为三等,按承领人的家庭人口和耕作能力酌定承领面积。承领公地的价款负担较“三七五减租”轻,农民可从中获益,而放领公地的地价收入则主要用作扶植自耕农基金和发展农业生产基金,以改良水利设施和增加农业贷款。

第三步:“耕者有其田”。

为进一步深化“土地改革”,1952年7月24日,国民党中央改造委员会召开第371次会议,确定下一阶段的土改中心为实施“耕者有其田”,并提出3条基本原则:采取温和手段;在不增加农民负担基础上使其获得土地,兼顾地主利益;地主所获地价由政府引导转向工业。1953年1月26日,蒋介石下令颁布《耕者有其田条例》,并规定自1953年5月1日起实施。

此条例内容是:将台湾土地分为26个等级,第1等级为最肥沃的土地,依次类推。地主拥有土地的最高限额为中等水田3甲,计43.5亩,或中等旱田6甲,计87亩。如保留上等肥田,则限额酌情下压。凡超过限额的地主所占耕地,一律由“政府”征购后转售给无地或少地农民。“政府”卖给农民的价格为耕地全年收获总量的两倍半,购地农民分10年向当局偿还地价,还清后即为土地的主人。

本文由33彩票发布于历史 / 中国史,转载请注明出处:【33彩票】蒋介石在台湾:败退孤岛蒋介石为何要

关键词:

最火资讯